新華社:“中國要素”推動全球核電產業合作共贏
發布時間: 2018-12-23

2011年底,一個問題擺在中國臺山核電站的決策者面前:是否要成為全球首個建成的EPR(歐洲先進壓水堆技術)核電機組?

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成功,則意味著有可能讓源自歐洲的先進三代核電技術方案在中國率先變成現實。

但困難和風險也是顯而易見,在全球核電發展歷史上,首堆通常意味著不間斷出現各種技術困難,以及隨之而來的巨額花費和漫長延期。

通常情況下,一座百萬千瓦級的核電站需要花費510年時間才能建成。一些核電首堆工程的建設歷程甚至長達十多年。此時,規劃建設兩臺EPR核電機組的臺山核電站一期工程剛開工不到3年時間。

在此之前,同樣采用EPR方案的芬蘭奧爾基盧奧托核電站3號機組和法國弗拉芒維爾核電站3號機組已經于2005年和2007年開工建設,比臺山核電站的開工時間分別早了4年和2年。

“當時很多人并不相信臺山核電站能‘后來居上’,但我們相信,源自中國的技術和經驗有助于更好地解決這些問題。”臺山核電合營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鄧正平說。

臺山核電站位于廣東省臺山市赤溪鎮,每臺機組的單機容量為175萬千瓦,是世界上單機容量最大的核電機組。該項目也是中法兩國在能源領域的最大合作項目。

在反復權衡后,2012年下半年,牽頭方中國廣核集團決定將臺山1號機組作為EPR首堆工程來推動。最終,這一決策得到了中法其他八家主要參建單位的積極響應和支持。

歷史就此被改寫——20181213日,在經過長達168小時的示范運行后,臺山核電1號機組宣布具備商業運行條件,成為全球首臺具備商運條件的EPR三代核電機組。

鄧正平為此感到自豪。1991年到1994年,他曾經在位于廣東省深圳市境內、同樣依據法國方案建設的大亞灣核電站參與建設和調試。“當時我們更像是學生,法國更像是老師。”鄧正平說,“但現在我們是完全平等的合作伙伴,來自我們的經驗反饋,包括很多技術解決方案,也被法國和芬蘭運用到他們的核電站建設過程之中。”

中國廣核集團董事長賀禹表示,作為EPR全球首堆工程,臺山核電項目為世界范圍內同類型機組的建設提供了經驗和解決方案,將為中法合作建設英國欣克利角C核電項目起到示范和支撐作用。

法國電力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樂維則說,臺山核電1號機組的投運是整個法國核電行業的一項卓越成就,臺山項目也展示了這家法國企業希望與中廣核這樣的重要合作伙伴攜手在全球市場上開發EPR項目的意愿。

中國引進全球先進核電技術的努力起始于1978年。40年間,伴隨著改革開放不斷深化,中國不斷吸取世界核電技術發展成果,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和持續的自主創新,基本形成核電完整的工業體系。

目前,中國大陸在運核電機組已經超過40臺,裝機容量和年度發電量都位于世界前列;在建核電機組裝機容量已經多年保持世界第一。

如今,臺山核電站成為EPR首堆無疑是一個重大信號——在向全球敞開市場大門四十年后,中國不僅成為全球核電市場的有力競爭者之一,“中國要素”也成為全球核電產業謀求合作共贏的關鍵力量。中國工程師被派往法國和芬蘭,參與當地的EPR項目建設,并提供經驗反饋。

鄧正平說,僅在芬蘭項目,最多時就有近30位中國工程師工作在建設一線,中方向歐洲提供了包括穹頂吊裝、超大規模混凝土澆筑、龍門吊專用設備制造、系統調試方案等多項重要技術改進建議并被采納。

在參與建設者看來,除了推動在建核電站“破障前行”,“中國要素”還有望為源自歐洲的核電技術方案注入全新的產業活力。

鄧正平說,臺山核電站的設備來自全球廠商。但得益于“中國制造”的雄厚實力,中外企業合作研發、制造出性價比更強的優質設備和材料,使得未來的EPR業主有望用更低的成本完成建設,從而提升收益空間。

比如土建的封堵材料,中國企業開發出了符合歐洲和中國規范、標準的產品,這些產品大幅降低了采購費用,包括法電、法馬通等在內的歐洲企業都可以從中受益。

如今,中廣核正與法國電力集團在英國合作共建三大核電項目。1211日,欣克利角C項目開建重達4500噸的核島筏基。布拉德韋爾B項目正在開展廠址勘查,同時華龍一號技術正在接受英國監管當局的第三階段通用設計審查。基于其在英國核電市場積累的經驗,法國電力集團為中廣核在GDA審查過程中提供了有力支持。

中國廣核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總裁高立剛表示,從大亞灣到嶺澳一期,從臺山核電到英國核電項目,核電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重點合作領域,也成為中法兩國深度合作的領域。未來,中廣核將繼續與法方密切合作,推動中法兩國清潔能源事業的發展。

幸运数字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