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
發布時間: 2018-10-25

八九月交際,連著一個月的雨,遮蔽了刺目的陽光,讓萬物感受到了秋天的溫度。可惜這里南國,沒有蕭瑟的秋風,就連秋雨也失去了肅殺的味道,秋天只是在詩里……

若是在那個西北邊陲的小村落里,秋雨該是讓天地變成了一個大冰箱,冰凍了院子里的老人梨,和著秋天的溫度,深深咬一口,整個夏天的炙熱被沁人心脾的涼意取代。一場秋雨一場涼,那兒的雨不會這么纏綿,只會斷斷續續的降著每個人心頭的溫度。也許你正站在田埂,看著割倒的稻谷,準備享受豐收的喜悅,抑或吐槽粒粒皆辛苦的時候,雨突然噼里啪啦傾盆而下,只能收起感慨,抓緊時間收糧食。也許你正從曬稻谷的場上哼著小調回家,一片片雨滴落下,催促著你又返回去,收起剛還懶洋洋日光浴的稻谷。下一場秋雨,就意味著衣服要多添一件,秋褲當然是必不可少的。“有一種冷,叫做忘穿秋褲”,可以想象沒穿秋褲在秋風里瑟瑟發抖的樣子。

秋雨一場接著一場,中間夾雜著秋風。秋雨只是前奏,一場燈光演出,而秋風則是真正的主角,像是一個魔術師,一夜之間千樹萬樹黃花開;也像是一個最佳伴舞,與每片葉子共舞,旋轉跳躍,時而下降,時而飛升,無邊落木蕭蕭下,展現著一場華麗的群舞,最終歸于大地,看著躺在那一動不動的枯黃的葉子,風也不息,卷起他們繼續舞蹈。零星掛著幾顆發腐梨子的樹枝,顯得孤零零的,和地上逐漸腐敗的葉子回憶著那場華麗的演出。樹明年還會生出葉子,還會見證葉子的演出,可惜葉子再也不見,化作泥土,來世相見。

自古逢秋悲寂寥,萬物歸于沉寂,就連屋檐的燕子也離家而去,斷腸人遠在天涯。可對于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小屁孩來說,秋是有很多果子吃的季節,不像春天只能看著花干瞪眼。每周五約三五好友,討論著哪個園子里的哪棵樹上的果子熟了,一起偷偷摸進園子里,膽大矯健的上樹摘果,笨重心細的在下接果,膽小怕抓的墻外望風,風緊扯乎,帶著“豐收”的果子來到據點,各個吃的滿嘴留香。秋天也是手中的泥巴,在田里選一塊風水寶地,挖一塊泥巴,找個大石塊,開始了藝術創作,凡是看到的物品,均變成了抽象派手里的雕塑。泥巴也可以做成碗,往地上一拍,啪一聲,碗底一個大洞,其他人出泥補上,技藝高超的泥越來越多,手氣不佳的可憐的玩著小泥巴。對于歡樂的孩子來說,沒有引詩情到碧霄的才氣,卻有無數歡樂的玩法,這是秋天給予的,就像生活在這荒涼的地方,祖輩總會幸福的生存、繁衍下去,等待著家燕歸來。

在感受不到秋天的異鄉,看著這場雨,想著那場雨,就像院子里那棵梨樹,在成長,在守護。

幸运数字免费试玩